梨墨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鸭(●'◡'●)ノ❤

【千宏/千文】七年之痒

南辞:

首先,要在这里跟一直守着坑的小可爱们道歉(土下座)🙇‍♀️,这一年三次元实在是发生了太多事情,所以悄无声息地中止了更新,真的很对不起大家゜(´;ω;`) 。从现在开始会一点点填上未完成的坑,感谢小可爱们的滋瓷(´▽`ʃ♡ƪ)

灵感来源于火🐑弟弟的近期微博热搜+《小王子》
大概微虐(?),不过结尾是HE啦w
千宏真的是我心里的白月光了,就算现在只能嗑一嗑脑洞糖但是想到他们曾经那么美好就还是止不住对这两只的喜爱

希望大家喜欢💙

————————————————————————
七年之痒

最近,刘志宏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恋情到了瓶颈期,用专业术语来说,大概就是所谓的七年之痒
但他和易烊千玺明明只在一起不过两年时间,怎么着也得是新婚蜜月期的末尾,可迟钝如他也明显地感觉到,他和千玺之间的恋人关系,早已如履薄冰
两年前,在他决定和千玺交往后不久,他做出了离开娱乐圈重回校园的决定,与此同时,也把自己生生剥离了千玺的世界
他不再属于TF家族,不再有机会陪着千玺一起上综艺,不再能时常见到千玺
事实上,这两年来,他和千玺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本来两人就不住在同一个城市,千玺又是个大忙人,忙着备战高考,忙着各种通告,两个人只能通过微信保持联系,可到了后来,偶然一次刘志宏发现自己和千玺的聊天记录居然停留在了三天前,他怔怔地看着千玺最后发来的“晚安”两个字,鼻子突然就有点儿发酸

刘志宏是个纯爷们,他不可能像某些女生一样,得不到恋人的关注就撒娇打滚耍无赖,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骚扰对方,又或是哭着摆出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等着对方心疼地回头来拥抱自己
他知道千玺现在是炙手可热的明星,忙是应该的,也是好事,他完全能理解,所以他也很懂事地不再经常找千玺闲聊,偷偷申请了微博和ins小号,学习伪装成千千万万只千纸鹤中的一枚小透明,在千玺更新动态的第一时间点赞转发评论
千玺参加了新综艺
千玺发行了新单曲
千玺确定参演某部电影
千玺……
关于千玺的一切,刘志宏不再是第一知情人,这一认知令他无力又恐慌,无力是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没办法改变现状,恐慌是因为他眼睁睁地看着千玺离自己愈发遥远,头也不回地前往那个自己无法跻身的耀眼世界
现在的刘志宏只是个普通人,脱离了艺人的光环,他不过是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高中学生,曾经在荧幕中存在的痕迹也在慢慢淡去,甚至于现在走在大街上,他都不用担心会有人认出他,一脸欣喜地确认他是不是那个TF家族的练习生刘志宏

刘志宏记得,上一次见到千玺还是今年的情人节,那一天他本来是打算宅在家里玩游戏的,临近除夕,大街小巷满满的都是人,刘志宏可不想去凑这个热闹,刚滑开手机准备点份外卖麻辣烫,微信来了新消息
看到那个许久未见的名字,刘志宏差点儿没拿稳手机
千玺:你在哪呢?
刘志宏深呼吸一口,平静下漏了半拍的心跳,迅速给了回复
“在家啊”
千玺: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刘志宏翻了个白眼
“当然知道,今天是情人节”
说到情人节,刘志宏脸上的温度稍微有点上升,他还记得上一个情人节千玺用一盒巧克力换了印在他唇角的一个吻
千玺:想要什么礼物?
礼物?
刘志宏细细思索一番,突然玩心大起
“你”
想着以往千玺用语言就把他给撩的面红耳赤的仇他终于报了,刘志宏得意洋洋地笑着,试图想象千玺在那头措手不及的样子
过了大概三分钟左右,千玺的回复才姗姗而来
千玺:好,你下楼
这短短的四个字让刘志宏的大脑瞬间当机,身体比思维先一步动作,待他回过神来时,已经穿着拖鞋站在了自家楼下
正月里寒冷的空气让刘志宏止不住哆嗦,他这才意识到慌乱中自己居然只套了件毛衣就莽莽撞撞地跑下了楼
可当他看清面前站着的那人时,他居然有些后悔,自己应该就穿着睡衣下来的,这样也许能更早几分钟见到他了
易烊千玺穿着件驼色的羊绒大衣,脖子上围着毛茸茸的黑色围巾,脸上的墨镜口罩都还没摘,一看就是从机场匆匆赶过来的
刘志宏就那么愣愣地望着千玺,直到对方向前迈了两步,抱住了他
隔着口罩,千玺的声音听不太真切,他好像又长高了,不太费力就能把刘志宏整个搂进怀里,刘志宏仔细感受着这久违的拥抱,又往千玺的怀里缩了缩
“我好想你,”千玺隔着口罩蹭了蹭刘志宏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害羞而变得通红的耳廓,稍微收紧了手臂,“刘志宏…”
念着他名字的声音,软的像只撒娇的猫
刘志宏还是第一次见到千玺这样的一面,他只能僵硬地任由千玺把自己越抱越紧,绞尽脑汁才憋出一句话:“我也…挺想你的…”
他不大爱说这些腻死人的情话,只是在此时此刻,他很想回应千玺的期待,而且,他也确实渴望这个拥抱太久了

抱了几分钟,刘志宏推开了千玺,他可不想被邻居目击在自家楼下跟当红小生易烊千玺搂搂抱抱的场景,要是透露给了他的母上大人,那还得了
刘志宏领着千玺去了一家附近的咖啡厅,要了个包间,午后的咖啡店里只零零散散坐了四个人,刘志宏舒了口气,拉上门帘
“你这几天不是应该在为春晚排练么?怎么跑来重庆了?”
确认没人以后,千玺摘掉口罩墨镜,笑盈盈地看着刘志宏:“昨天结束的排练,我搭凌晨的飞机赶过来的,想和你一起过情人节。”
甜蜜又浪漫的理由,千玺一瞬不瞬地盯着他,那带着热度的视线让刘志宏惊慌到差点儿把搅咖啡的勺戳到脸上
注意到刘志宏因为害羞而坐立不安,千玺短暂地收回了目光:“我已经把情人节礼物送到你的手上了,你的礼物呢?”
“啊?”
刘志宏压根儿就没想到千玺今天会跑来见他,更别提准备礼物什么的了
见刘志宏发愣,千玺也猜了个大概,神色哀怨地追问:“没有礼物吗?”
刘志宏缩了下脖子,因为心虚目光开始游移不定:“那个…礼物…”
礼物礼物礼物
刘志宏在心里重复默念着这两个字,突然间灵光一闪:“礼物当然有啊!你先闭上眼睛。”
千玺没有多问,乖顺地阖上了双眼
努力调整着心理状态,刘志宏紧张地咽了口唾沫,手心里也微微沁出湿热的汗水
他小心翼翼地拉开椅子站起,再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朝着千玺的方向探过身去
直到他的脸距离千玺不过一寸时,刘志宏才猛地刹住了车
亲哪儿…比较好呢?
额头?
眼睛?
脸颊?
还是…
刘志宏的视线逡巡着,最终降落在了那两瓣淡粉色的嘴唇上
接吻的话…果然还是直接亲嘴比较爷们吧?
这样一来,说不定还能罕见地一睹千玺被吓到的样子
刘志宏美滋滋地琢磨着,鼓足勇气吻了上去
嘴唇相贴的那一刻,刘志宏感觉到千玺微不可见地颤了颤,这使他备受鼓舞,随即开始思考起下一步的动作
好像是应该…伸舌头吧?
刘志宏笨拙地探出舌尖,可由于过度紧张,舌头还没送出去,就在半路被抖得厉害的牙齿给截胡了
“嘶——疼疼疼疼疼…”
刘志宏捂着嘴,一屁股弹回了自己的位置,眉头紧紧地拧到一起
对面的千玺睁开了眼,正哭笑不得地看着他,刚才刘志宏的动作幅度过大,牙齿直接磕上了他的牙龈,千玺舔了舔发痛的位置,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这就是你送我的礼物…?”一个蜻蜓点水,还没开始就被迫喊停的,带了点血腥味儿的吻,说实话,千玺还远远没有满足
他是不介意和着血丝继续这个吻,可刘志宏显然是不打算继续了,他捂着嘴,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对啊,不然你还想要什么?”
千玺笑着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放到刘志宏面前:“这是第二样礼物。”
那是一个银质的圆盒子,里面摆放着一朵盛放的红玫瑰,玫瑰娇嫩鲜艳的宛如清晨刚从院子里采摘而来,刘志宏恍惚间都似乎能看见花瓣上滚落的晨露
“这朵玫瑰是我之前去丹麦的时候在那里的一个玫瑰园里摘的,然后托当地一家花店做成了永生花,”说着,千玺把盒子转了个方向,两个小小的梨涡若隐若现,“盒子也是我定制的。”
顺着千玺手指的方向,刘志宏看到了一行小小的字
“You are the only rose which has tamed me.”
“你是唯一一朵驯服了我的玫瑰。”
刘志宏在一瞬间就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那部千玺参与配音的《小王子》他看过不下十遍
狐狸对小王子说,如果你驯服了我,我们对互相来说就是不可缺少的了,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小王子似懂非懂地回答,我想,有一朵玫瑰,把我驯服了
你驯服了我
你是我唯一的玫瑰
千玺依旧在笑着,只是那笑容不自觉带了点儿羞涩:“喜欢吗?”
他的眼睛那么亮,像是漫天星子都泼洒进了那一双眼里,刘志宏看着看着,铆足了劲扑了过去
他用力地箍着千玺的脖子,咬牙切齿地念着那人的名字:“易烊千玺…你他妈…”
——总能把我吃的死死的

从那天到现在,刘志宏已经有五个月没见着千玺本尊了,当然,电视上倒是见的不少,千玺参演的综艺他一期不落,看着荧幕里那个光芒万丈的少年,刘志宏总有种不真实感,明明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眉眼,可隔着层冷冰冰的屏幕,却总觉得少了几分亲切,多了几分疏离
刘志宏不喜欢这种感觉,这逼迫他更加清晰地认识到了自己和千玺之间横亘着的遥远距离,也让他离原来那个没心没肺的乐天派刘志宏越来越远
在得知千玺忙于学习和工作后,他主动减少了给千玺发消息的频率,把更多的时间用于学习、打球和——找王源聊天
王源那家伙不知道每天哪来的那么多时间泡在网上,虽然他每天都在抱怨忙忙忙,可刘志宏每每发消息给他基本都是秒回,这让刘志宏深深怀疑王源到底有没有好好工作
他和王源的聊天内容基本绕不开两个人,易烊千玺和王俊凯,王源老是抱怨王俊凯个死没良心的自从参加了高能少年团跟张一山董子健混熟了就冷落了自己,去法国拍中餐厅2也没说捎上自己,诸如此类
可就算王源吐槽的再凶,只要王俊凯一找他,他立马就喜笑颜开地跑了过去
刘志宏一边感慨着男人心海底针,一边出神地望着被端正摆在书柜最顶层的那朵玫瑰

被驯服的那个人,是我才对吧

得知千玺拍吻戏的那天,刘志宏正在火锅店跟班里几个玩的不错的同学聚餐,他刚涮好一片肥牛准备往碗里夹,对面坐着的那个女生突然盯着手机大叫起来
“卧槽!千玺拍吻戏了啊!”
刘志宏筷子一抖,肥牛片就那样直直掉回了锅里,他定定心神,收回筷子埋下头开始往嘴里扒拉蛋炒饭,心思却全都落在了那几个女生的聊天内容上
“真的假的?!快点快点给我看看!”
“新电影?和周冬雨?我的天…”
“据说还没有用替身,真亲诶。”
“卧槽!那不就是千玺的荧幕初吻了吗?!呜呜呜我的儿子就这样被拐跑了。”
“我估计不止是荧幕初吻,应该也是千玺真正的初吻吧…”
“不过算算千玺今年也要满十八岁了,成年了当然就能拍吻戏了啊,哎你别再干嚎了行不行,说不定你家儿子以后还会接更多更多的吻戏呢。”
“别说了!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后来她们说了些什么,刘志宏都没听清了,他一直在努力地往嘴里塞更多东西,多到他没办法再去回应别人的话,装出一副饿急了的样子总比暴露自己的心神不定要好
这顿饭持续的时间很长,刘志宏头一次觉得吃自己最爱的火锅居然变成了一种变相的刑罚,离开火锅店的时候他的嘴巴都被辣得有些红肿,挥别同伴后,他终于忍不住掏出了手机
在微博搜索栏里打上“千玺”两个字,出现的第一条相关搜索就是“千玺吻戏”,刘志宏盯着那四个字看了许久,狠狠心还是点了进去
他觉得自己的这种行为应该算是自残,数条微博内容再一次证实了那几个女生说的话,刘志宏下拉到了评论区
“这是千玺的工作”
“不用替身拍吻戏是因为他敬业”
“他长了张那么适合电影的高级脸,以后注定会接更多的戏,也就意味着更多的吻戏”
刘志宏一条条地看着,也在心中不断地说服自己
对啊,自己以前又不是没有做过演员,自然知道敬业精神是一个演员的基本,千玺这么做没有任何问题
他知道,这些道理他都知道,可是作为千玺的恋人,他居然到现在才从别人口中得知这一消息
七月底的重庆炎热异常,正午时分马路上更是看不到半个行人的身影,刘志宏站在公交车站牌旁,缓缓地蹲了下去
痛觉神经似乎到现在才反应过来,嘴唇上火烧火燎,中午吃的那么些麻辣的食物也开始在胃里兴风作浪
刘志宏捂着眼睛,喉咙里发出破碎的呜咽声
太辣了,辣的连泪腺都失控了

“我和千玺是不是快要分手了?”
结束了工作迎来短暂的小休假,王源正在家里翘着二郎腿一边看动漫一边啃着烤翅,看到有消息来了就稍稍瞟了眼,没想到自家死党居然做出了如此劲爆的发言
他顾不上许多,直接用油呼呼的爪子抓起了手机,噼里啪啦地打了一行字:“刘志宏你发什么神经呢?”
末了,又加上一句
“你和千玺不是好好的么?分什么手?”
王源紧张兮兮地盯着手机屏幕,生怕错过了刘志宏的回复,等了约摸五分钟,他终于沉不住气了,直接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后,没等刘志宏吱声,王源就劈头盖脸地抛出了一堆问题
“刘志宏你突然之间发什么疯?怎么好端端就要跟千玺分手了?难道是他欺负你了?没事儿他要欺负你了你跟哥们我说呀,下次见面我保证帮你狠狠地揍他。”
王源这边一股脑说完之后,刘志宏那头还是一片寂静,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就在王源准备挂断电话收拾收拾直接奔刘志宏家去的时候,那头终于传来了声音
“我…我只是感觉,我和千玺快要走到头了…”
刘志宏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股王源不熟悉的无力感,他像是在极力压抑着什么,尾音几不可闻地颤抖着
察觉到了刘志宏的不对劲,王源也正色了起来:“你到底怎么了?前几天不还跟我说想要找个时间大家聚一聚,庆祝千玺考上了中戏,怎么今天突然就?”
“我听说了那个消息…他拍吻戏的消息…”
“就因为这个你就想要分手了?”
刘志宏坐在书桌前,失神地望着那朵远在高处的玫瑰:“他没有跟我说,什么都没有跟我说,从来都…不跟我说…可是我想听到他亲口告诉我,告诉我他在哪里,他在做什么…有时候我感觉我们俩都不像一对恋人…王源,我追不上他了,我没办法追上他了…”
刘志宏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想倾诉的东西有很多,到了嘴边却变得语无伦次起来,但直到最后,他的视线依然没有离开那朵玫瑰

那朵玫瑰,美的就像一个梦
千玺之于他,也像一个梦
虚妄,又遥远

刘志宏浑浑噩噩地过了几天,这期间王源上门骚扰过他一回,带了两大包他最爱的零食,又苦口婆心地劝了他许久,啰里八嗦一大堆,总结成一句话:你再好好想想
刘志宏觉得自己没什么好想的,难受归难受,但他也没打算跟千玺提分手
关于吻戏那件事他最终也没找千玺质问,心里想着算了算了,是自己小题大做,还娘们唧唧地找王源哭诉,简直就像个空闺怨妇
可刘志宏还是感觉脑子里一片乱,为了停止胡思乱想,他在steam上买了两个新游戏,家里其他人出去旅游了,他也不用担心被念叨,就没日没夜地玩,直到两天后的晚上,有人敲响了他家的门

刘志宏扫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凌晨1:30,这么晚了会有谁来?他搁下薯片,舔了舔黏糊糊的手指,趿拉着拖鞋去开门
门一打开刘志宏就呆住了,那里分明站着一个绝对不会在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的人——易烊千玺
刘志宏直愣愣地看着他,满脸的难以置信
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干站了好一会儿,刘志宏才后知后觉地把千玺领了进去

千玺的脸色不太好,从进门到坐下也一直没吭声,只是一双眼睛始终牢牢地盯着刘志宏,嘴唇紧抿成一条线
被这样盯着,刘志宏也有些不自在,他给千玺倒了杯冰可乐,然后坐到了千玺对面,艰涩地开口:“你怎么来了?”
千玺这才收回视线,低垂下眼睫,沉默半晌,等再抬起头来时,眼圈竟有些发红:“你…要和我分手吗?”
他的声音抖的很厉害,脸上是一副欲哭的神情,他紧张地看着刘志宏,像是囚犯在等待法庭最后的宣判
刘志宏被眼前的光景给吓到了,他跟千玺认识这么久还从来没看他露出这种表情,泫然欲泣的脸,似乎下一秒就会落下泪来
就因为…他以为自己要和他分手?
刘志宏突然就有些想笑,明明自己才是应该觉得委屈的那个,怎么现在主次还颠倒了?
“王源跟你说的?”
用脚趾头都能想到,绝对又是王源那个卖国贼报的信,刘志宏颇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可没说要和你分手。”
虽然咱俩现在这相处模式也和分了手差不多了
刘志宏这句话给千玺吃了颗定心丸,他稍稍放松了些,脸色却仍略显苍白,仔细一看,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下方有两处明显的乌青,头发也乱糟糟的,整个人狼狈且颓废

昨天王源莫名其妙把他骂了一通,他觉察到不对劲,反复追问才从王源口中套出了那个爆炸性的消息
“刘志宏好像想和你分手。”
“分手”这两个字像针一样扎进他的眼里,千玺紧紧攥着手机,摁了几次刘志宏的手机号码,却还是不敢打过去
他怕自己得到的是那个最为残忍的回答,踌躇片刻,他果断订下了当晚飞往重庆的机票
一路上,千玺想了很多,从他和刘志宏相识那天开始想起,每一帧画面都清晰的恍如发生在昨日,在此之前,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上同性,更想不到那个人还是和自己关系挺好的哥们,可他并没有选择逃避自己的感情,而是选择了告白
可事实上,他对于刘志宏的答案并不确定,这是个成败概率未知的赌局,但千玺愿意一试,刘志宏是他从小到大唯一一个不顾结果想要拼尽全力去争取的人,他不能失去刘志宏,那个大大咧咧笑起来比棉花糖还要甜上几分的小傻子,是他的星球上独一无二的玫瑰

这是一个冲动之下的疯狂决定,千玺第一次骗了经纪人,推掉了第二天的拍摄行程,他在飞机上都不敢合眼,一落地就急忙叫了计程车赶往刘志宏家,快一点,再快一点,他想亲眼确认刘志宏的存在,确认刘志宏还没有扔下他独自离开

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空调的温度似乎调的有点低,刘志宏感觉胳膊上都起了细小的鸡皮疙瘩,可在千玺无言的注视下,他不敢有任何动作,只能呆怔地看着地上的某一点
“对不起。”
最终是千玺打破了两人间几近凝滞的氛围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忙着上综艺、拍戏,所以没怎么找你,关于吻戏的事情也是…我本来想告诉你的,但是怕你生气…”千玺苦涩地笑笑,“而且…我感觉你最近好像不大愿意和我聊天了…”
从前一段时间开始,他就发现了刘志宏在刻意缩短和自己的聊天时间,以前的刘志宏话很多,有时候打字嫌累,两个人就会语言聊天到很晚,千玺一般是倾听的那一方,他喜欢听刘志宏兴致高昂地和他分享学校里发生的趣事,那让他产生了一种美好的错觉,像是他就坐在刘志宏的邻桌,和刘志宏一同经历了那一切
千玺是属于忙起来就会专心致志到忘记时间的类型,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刘志宏作为主动联系的那方,千玺为他设置了特别提示音,只要刘志宏发来消息,他就能第一时间看到,可渐渐的,刘志宏不再那么频繁地找他,一天,两天,等千玺终于从工作和学习中抽身觉察到这一古怪的时候,刘志宏已经整整五天没有任何音讯了
这是他的问题,他没有尽到恋人的责任,冷落了刘志宏,异地恋本就难以维系,他居然还这么迟钝,对于刘志宏的变化如此后知后觉

“对不起。”
喃喃地重复着,千玺把脸埋进手心里,肩膀轻微地颤抖起来:“但是可不可以不要分手…”
在…哭吗?
刘志宏这才抬起头来
千玺…在哭吗?
先以为被分手的人是自己,不安的是自己,思绪被搅得一团乱的是自己
怎么在哭的人,是他呢?
刘志宏因为这一逆转而有些手足无措,下意识地走到了千玺面前,手抬了起来,却又不知道该做什么动作,只好先放软声音哄哄:“没事啊,我知道你忙,而且我说的分手只是一个假设啦,假设而已,你别想多了…至于吻戏…我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吗?毕竟是工作啊,你放心大胆去亲,一部戏亲十次我都支持你。”
为了安抚千玺,刘志宏都不知道自己胡言乱语了些什么,他算是彻底弄明白了,他对眼前这个人完全没辙,就算再怎么生气,看到他的脸气就消了一半,更别提他现在还哭了
弄得刘志宏罪恶感横生,感觉自己成了一个千古罪人

刘志宏话音刚落,腰就被紧紧抱住了,他一低头,看见千玺毛茸茸的脑袋正紧贴着自己的肚子
“我是一条过的…”
大概是因为哭过,千玺的声音带着些微沙哑,温热的吐息透过薄薄的布料直接烫着了刘志宏的皮肤,刘志宏猛地一颤,害羞地想要挣脱,环在腰间的手臂却收的更紧了
“哈?”
千玺这前言不搭后语的一句话搞得刘志宏有些懵
“吻戏…我是一条过的…”
这次轮到刘志宏愣住了,千玺稍稍松了松手臂,仰脸望向他,他的眼睛还是湿漉漉的,却有着笑意在其间星点晕开:“我倒是希望你能更小心眼一点…更小心眼一点,更黏人一点,更在乎我一点,跟我发脾气也没关系,但是不要说分手…永远都不要说分手。”
这是刘志宏头一次听千玺这么坦白地言明自己的心意,他揉了揉千玺的脑袋,无奈地笑了:“我不会的。”
末了,刘志宏红着脸,又扭扭捏捏地补了句:“我那么喜欢你,哪能提分手…”
这句话瞬间击中了千玺心中最柔软的位置,他猛地站起身,不等刘志宏反应,直接把他给扑倒到了沙发上

这个姿势,很不妙,非常不妙
刘志宏被牢牢地压在千玺身下,脑袋短路了五秒,两个人的身体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千玺的脸埋在他的脖颈间,手依然牢牢锁在他的腰际
“以后任何事情我都会第一时间告诉你,所以你也不许再玩消失了,我有时候忙起来可能会忘记找你,那个时候你也不能忘了给我打电话。”
刘志宏大气都不敢喘,脸涨得通红,他觉得现在自己身体的僵硬度大概和尸体有的一拼,可还是忍不住犟嘴:“那要是你忙到半夜,我还要找你吗?”
“那样的话,我打给你,你接通了放在一边睡觉去就好,我想听听你的呼吸…”
“你!你都是在哪学的这些土味情话?!”
被压的是自己,被撩的也是自己,刘志宏满心憋屈,却仍是保持着挺尸状态,要是误碰到某个重要部位,那还怎么收场
“我听王源说,前段时间有个女生跟你告白了?”
“啊…嗯…”
“王源还说,你没有立刻拒绝她?”
敢情王源你是千玺派来埋伏在我方的特务J吧?怎么什么事转头就抖给千玺听了?
“我不在你身边,你就开始沾花惹草了?难道是想脚踏两条船?”
刘志宏满腔苦水无从诉,他不过是因为看着那女生和千玺相仿的梨涡发了会儿呆,错过了最佳的拒绝时机,但是他后来还是找机会跟她解释清楚了
“我没有!我——”
刚想解释,刘志宏突然感觉到某个柔软东西蹭到了自己的脖子,他吓得收了声,听到千玺低低地笑了:“嘘,现在都快两点了,叫这么大声会扰民的。”
“那你快从我身上起来!我要去睡觉了!”
刘志宏实在是撑不住了,浑身上下都不自在,体温都窜高了好几度,再以这样的姿势多待一会儿,他估计就要因为羞耻心爆炸而晕死过去了
千玺倒不急着起身,这样的姿势很舒服,也很安心,刘志宏就这么老老实实地被他圈在怀里,哪里也不会去
眼下的皮肤接触到了他呼出的热气就会一秒泛红,着实可爱
千玺忍不住用鼻尖蹭了蹭刘志宏的耳垂:“我困了,就在这儿睡吧…”
这句是实话,因为紧凑的拍摄行程,千玺三天统共就睡了五小时,再加上今天马不停蹄赶来见刘志宏,他已经筋疲力尽了
刘志宏当然不接受就这么睡一晚,先不说这个体位有多么糟糕,再者沙发这么小,睡一晚第二天他估计就会给压瘫痪了,没盖被子的话千玺还有可能会感冒
思及此,刘志宏深呼吸一口,轻轻地推了推千玺肩膀:“去房间睡吧,睡在这里容易感冒的…”
千玺终于抬起了脸,用手肘半撑着身体,笑得暧昧:“和你一起睡吗?”
“做梦!”刘志宏瞪圆了眼,不假思索地拒绝,“你去睡我哥房间。”
千玺微垂下眼帘,又换了那幅可怜巴巴的神色,像是刘志宏做了什么不得了的残忍决定一般,无声地控诉着
僵持两分钟后
“好吧…咱俩一起睡吧…”
刘志宏不得不说,千玺这招屡试不爽,而他也偏偏就吃这套

上了床以后,刘志宏就光速后悔了,他睡的是单人床,挤上两个人的话免不了要有身体接触,千玺洗完澡,非常自然地无视了刘志宏纠结万分的表情,上床直接把他抱进了怀里
刘志宏还没反应过来,千玺就径自伸手准备去把灯给摁灭,他在千钧一发之际成功捉住了千玺的手腕:“喂喂喂,你不会打算就这么睡吧?”
由于刘志宏这一举动,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几分,鼻尖几乎快要抵在一起,千玺安静地看着刘志宏,没有收回手臂,琥珀色的瞳仁里散落着碎星点点:“不可以吗?”
温柔而醇厚的磁性嗓音,比上好的陈年美酒还要醉人,两个人沉默对峙一会儿,还是刘志宏提前缴械投降
不过是给千玺当一晚上人肉抱枕,没什么大不了
刘志宏在心里如是安慰自己,乖乖缩回千玺怀中,那人却也收回了手,开始直勾勾地盯着刘志宏看
被千玺盯的有些发怵,刘志宏生出不好的预感:“你不关灯了吗?”
“给我个晚安吻吧?”
????
刘志宏显然被这个突如其来的要求给吓到了,可千玺看起来又不是在开玩笑的样子,权衡再三,刘志宏认命地把脸凑了过去,在千玺的脸上象征性地亲了一下:“快睡吧,我困死了。”
这个吻实在太过敷衍,千玺叹了口气,继续循循善诱:“你还记得今年情人节,你欠我一个吻吗?”
“哈?我不是亲了么?哪里还欠你一个吻?”
这刘志宏不干了,他当时确实是亲了千玺啊,只不过那个吻因为他不小心咬到舌头而被迫中止,但是也不能因此就否定了这个吻的存在吧
“那个不叫吻…”说着,千玺坏笑着向毫无防备的刘志宏靠近,“吻是这样的。”
没给刘志宏反应的时间,千玺果断地堵住了他的嘴
这是一个无比温柔,却又令人无从抗拒的吻,有无数细小的电流自嘴唇顺着血管流淌过全身,千玺的嘴里还残留着牙膏的薄荷味道,唇舌交缠间,刘志宏感觉到自己不仅是大脑开始缺氧,左胸口里那玩意儿也快要因为持续超负荷高速跳动而坏掉了
这个吻一直持续到刘志宏因为快要不能呼吸而开始胡乱挣扎,千玺缓缓放开他,意犹未尽的看着刘志宏微微红肿的唇
因为一直在憋气,刘志宏泪眼婆娑地瞪向千玺,这情景倒有些像闺阁少女被流氓轻薄了一般
“NG了吗?”
刘志宏还没弄清这句话的意思,千玺的脸又到了近前,眯细了眼笑得像只逮到了猎物的狐狸:“NG的话,只能从头开始了。”
说完,趁着刘志宏发愣的空档,再一次吻了上去
刘志宏:????一晚上被强吻两次我他妈不要面子的啊??!
第二次吻的时间更长了,刘志宏都快翻白眼了才被千玺松开,他刚想骂娘,千玺却直接关了灯,抱着他把被子一拉就睡了,过了两分钟,刘志宏听到头顶传来平稳的呼吸声,欲哭无泪
就这么睡了??
亲完人之后就这么不管不顾地睡了???
跟拔X无情的渣男有什么区别????
即使在心里把千玺揍了一万遍,刘志宏最终也没能狠下心把他叫起来,他知道千玺这段时间有多累,就让他睡个安稳觉吧…
虽然刘志宏感觉他自己肯定是睡不着了,浑身上下都烧的厉害,心脏从刚才开始就没有要减缓跳动的意思,一冷静下来他就忍不住回想那两个吻,更可恶的是他居然连每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简直就像欲求不满一样
刘志宏恶狠狠地看着眼前那人光滑纤长的脖子,非常极其想一口咬上去,以泄心头之恨
“刘志宏…”
本以为千玺已经睡熟了,没想到头顶突然传来似梦呓般的轻柔呼喊
“我喜欢你…”
“你是对我而言,独一无二的存在。”

无论我去了哪里,最终都要回到这颗有你的星球
因为你驯服了我
因为你是我挚爱的玫瑰

王源:所以你就这么原谅他了?
刘志宏:不然呢?和他打一架么?
王源:刘志宏你拿出点骨气来啊?!怎么能这么轻易就放过他?起码要晾着他几天,给一巴掌再给颗甜枣,欲擒故纵,这些都是计策啊,爱情三十六计懂不懂?
刘志宏: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前段时间跟王俊凯吵架好像是你主动去找他和好的吧?
王源:没有的事!我怎么可能主动找他和好??
刘志宏:是你亲口跟我说的,说你不应该无理取闹,还说你晚上梦见他了,想他想的不得了…我这儿还有聊天截图要看吗?
王源:……
王源:哈哈哈,小两口小吵小闹是常有的事嘛,俗话说家和万事兴,床头吵架床尾和,那什么经纪人叫我了我先挂了拜拜!

Fin.

2019你好

希望今年狗屠可以善待我的心脏


温馨提示

圈地自萌


安然:

最近刷b站。有一些小姐姐说崽儿们都彼此有些疏远了。所以我想在这提醒一下,各位小姐姐们以后能不能尽量少发那些cp的弹幕。我是说在b站啊,微博这些地方少发。他们都是孩子,偶尔这么说说还可以。可是久了不太好,希望各位注意一下。










觉得甜我们可以自己在心里想,不要发弹幕这些的,崽儿们也是刷b站,刷微博的人。看到不太好。反正注意一下。我们都是希望我们的偶像可以好好的,对吧。










就是这样,看到的小姐姐请帮忙宣传一下。谢谢。

贴吧找到的图瘦了好多高了好多